从我们的角度去看待的话,伊朗在可能是一个奇怪的国家,因为它虽然有总统、有议会、有法院和军队,但是这些国家机器的领导者并不是总统和万寿字谱他的部长们,而是伊斯兰教的教士阶层,教士阶层的大老板是最高宗教领袖哈梅王翰哲内伊,他才是最高统治者。伊朗变成这个奇怪的样子,纳米神兵中文版也就是40年的事儿。

1979年的2月1号,伊朗的第1任宗教领袖霍梅尼结束了长达14年的流亡生活,高调地从法国巴黎返回伊朗。那一天锣鼓齐鸣红旗招展,欢迎的人群长达20公里,紧接着轰轰烈烈的伊斯兰革命就爆发了。10天以后,亲西方的伊朗巴列维王朝被推翻,伊朗结束了封建时代,宗教阶层就此爬上了统治地位,一直玩到今天。

于是呢,每年的2月11号就是伊朗伊斯兰革命的纪念日。从1979年到2019年正好过了40年,凑到一个整数年是很让统治者们重视的,那必须要大操大办才不辜负这个时代。于是在刚刚过去的2月11号,伊朗血色归途全国上下举办了上千场的纪念伊斯兰革命的活动,这些活动有些是官方举办的,有些是民间自发组织的。

(伊朗总统鲁哈尼发表讲话)

在官方的活动中,伊朗的大胡子总统鲁哈尼当然少不了要来个重要讲话,他说大伙儿今天能欢聚一堂,说明敌人颠覆我们的阴谋没有得逞啊,我们将来还会继续坚持我们的民主道路不动摇。在过去的40年里,我们的人口增加到了8000万,我们的影响力遍及中东,我们的军事实力强的吓人,完全不害怕任何敌人的侵犯,军队的武器有85%都是咱们自己造的……

鲁哈尼虽然不是出家人,但是他不打诳语,是个温和的务实派,他的讲话充满了干货。伊朗现在的8000万人口是相当有价值的,这人既是劳动力也是消费者,是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多生孩子那是很重要的。另外武器的国产化率达到85%,这个就厉害了,赤裸裸地体现了伊朗强大的工业水平。能自己制造大部分武器装备,这个在全世界都不多见,要放在整个中日加木东地区的话,恐怕除了以色列,也就伊朗有这个本事了。

因为2月11号正好是我们陈周武这儿的大年初七,各位要么躲在家里喝酒要么在车站或者机场打盹,因此伊朗的庆祝活动应该没多少人关注过。像这种大规模的纪念活动要想顺利举行的话,肯定得老早就做准备工作,在伊朗方面准备这个伊斯兰革命40周年纪念活动的时候,远在大洋彼岸的老对手美国也在准备一场活动,那场活动完全是给伊朗量身定做的。

这个活动是一个有关中东安全的会议,最初以拉拢各路玩家一起批斗伊朗为主要议题。会议并没有在美国本土举办,而是被选在了欧洲国家波兰。为什么是波兰呢?因为波兰距离俄罗斯近、距芳华而立离西欧远、距离中东更远,它这个位置就决定了波兰和法国或德国这些欧盟大佬们不会特别亲密,但是却比较亲美,是乐意掏腰包替美国办这种事儿的,不然这种事美国人自己办那多掉价啊。

(美国副总统彭斯)

这个活动的官方叫法是“华沙峰会”,主办方是美国、筹办方是波兰,在1个月之前就开始广发英雄帖了,向全球70多个国家发出了邀请函。但是主办方很快就发现,大家对他们辛苦筹办的这个峰会反应冷淡,几乎没几个国家的首脑打算过来,甚至连派个部长级官员的国家也没几个。主办方张德邻简历不得不把会议的名字改了改,叫做“中东和平与安全的未来”,同时还表示这是个文明健康的大会,不批斗他人。

做了这个修改之后,华沙峰会重新发起了招商引资活动,到最终会议召开的时候,依然没能吸引多少重量级的人物到场。欧盟国家虽然没有像中俄一样完全拒绝,但是只派了一些低级别官员签到打卡,算是给到场的美国高级官员们一些面子,毕竟作为主办方美国这一次可是派出了相当有分量的人物出场。

华沙峰会的召开日期是2月13号,也就是伊朗举行完潜色官迹40周年纪念活动的第3天,很显然这个日子也不是随便定的。那两天特朗普正殚精极虑地处理白宫关门和隔离墙的费用问题,所以他派出了黄浩然老婆自己的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以及宝贝女婿库什纳一起到华沙镇场,这大概是除了特朗普本人之外的最豪华阵容了。

当然这个峰会还是顺利召开了,关于中东的安全讨论了,关于制裁伊朗和退出核协议的熊受罗宝春呼吁也反复被提起了,但是效果很一般,几乎就没有多大的反响。如今这个峰会才过去了四天,网上关于它的踪迹已经很难寻觅了,貌似美国想召集一票盟友子守音整一下伊朗的计划就这样凉了。伊朗的大胡子总统鲁哈尼还特地抽时间发表讲话嘲讽了这次失败的峰会。

(波兰首都华沙)

看来这年头举办一个国际性的活动还真是不太容易,光主办方有知名度是不够的,没有那些自带流量的重量级嘉宾出场,这个热度就是上不去。假如这次峰会能把默克尔或者马克龙甚至普京这些人请到现场,估计爬上热搜是不成问题的。当然活动的内容也很重要,从实际情况来看,大家对跟着美国一起整伊朗这事儿没什么兴趣,尤吃双环醇片几天可降酶其是欧盟国家。

美国前前后后忙活了一个多月,最后欧盟国家基本上不给面子,这就有点奇怪了。依着美国的观点,那伊朗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啊,为什么有着同样价值观的欧盟这一次掉了链子呢?还不是因为它们觉得退出伊朗核协议或者一恶女装起制裁伊朗是一个没有好处只有坏处的事儿,因此这事儿他们不想做。对于欧盟来说,8000万人是个可以争取和开拓的市场,再说伊朗的石油也可以低价买过来用。

如果跟着美国一起推翻核协议,很有可能就逼着伊朗重新启动了核武器的研发;如果一起参与对伊朗的制裁,很有可能导致伊朗发生内乱甚至地区性的冲突。那么不但市场和石油没了,中东地区新上市的难民将再一次通过巴尔干半岛一路北上,徒步到欧盟求打赏求包养。这对于欧盟来说,不是自找麻烦嘛!

很显然美国和欧盟现在分歧很大,尤其在关于伊朗的态度上,几乎处在完全对立的状态。自打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和欧盟之间的关系就不如以前了,特别是特朗普给欧盟的钢铝产品收了关税、和欧盟打起了贸易战之后,友谊的小船就翻的差不乳穴多了。再加上特朗普屡次逼着欧盟分摊北约的军费,彼此之间的关系就更差了。俗话说谈钱伤感情,特朗普一次又一次地谈钱,现在哪儿还有感情呢?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这个月美国打算拉着德国、法国、英国等欧盟国家一起对付伊朗,上个月美国国潘伟珀吴昕务卿蓬佩奥跑到中东挨家挨户地出访,想拉着一票中东盟友一起对付伊朗。不管是在中东还是在欧洲,伊朗都被美国描述成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国家:那里有非常邪恶的政权、那里的人民生活悲惨,因此大家不但守夜人营地在哪要联手拯救伊朗人民,还应该阻止伊朗戕害这个世界。

伊朗真的有那么可怕吗?当然没有了。这是个信息化时代,真有那么可怕的话,伊朗早就变成网红了。问题就在于伊朗比较倒霉,它就跟俄罗斯一样被美国给盯上了,美国就是想着把伊朗作为一个典型来收拾一下,既能取悦中东的盟友,还有利于它在中东建立一个有控制力的组织,长期刷新着自己的存在感。

在过去持续6年的叙利亚内战当中,美国并没有取得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甚至可以说它在叙利亚已经彻底失去了呆下去的必要,呆着就是烧钱;这也是去年年底特朗普宣布要从叙利亚撤军的原因。特朗普不但想从叙利亚撤军,他还打算从阿富汗撤军,因为在阿富汗呆着也改变不了什么。说句良心话,特朗普是一个实在人,不愿意干那种花钱买面子的事情,企业家心理素质好,经历的多根本就不怕被人看笑话。

既然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大方向是收缩的,是想从中东撤出来把省下的钱和精力花在美国本土,那么是不是一走了之就可以了呢?当然不行啊,收拾东西离开从来都很容易,但是想要再回去那就比较麻烦了。这个退路是要想好的,因此美国在撤离中东的时候,就想着找一些盟友和合伙人,一起打造一个以他为首的某种联盟,严密也好松散也罢,反正能对中东地区形成一种间接的控制就可以了。

(伊朗军队)

国务卿蓬佩奥上个月在中东出访的时候,提出要成立一个中东版的北约,目的就是给美国留退路。这原版的北约是以俄罗斯为假想敌的,那么中东版的北约就只能以伊朗为假想敌。如今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又打算拉着欧盟国家一起合伙收拾伊朗,killergram也是想着强化中东的益枳融布局,促进中东版北约的成形。有了俄罗斯和伊朗这两个被渲染的及其危险和恐怖的斗争目标,那么北约和中东北约才有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看现在的样子,美国把伊朗描述的非常危险,好像它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而美国大张旗鼓地在全球寻找靠谱的合伙人,貌似就是想要修改这个错误。可是假如伊朗政权真的被颠覆了,伊朗真的被改造成一个和美国相似的国家,那么美国还有什么理由在中东大规模地呆下去呢?即使政客们乐意,中东的穆斯林们可不一定乐意。

当我们常常以自己认定的好坏标准去评价别人的时候,其实别人是很反感的,谁乐意被人说自己不好或者不对呢?好不好自己负责嘛。个人是如此,国家之间也差不多。美国的决策者们也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人说爱徐菲 鉴真素鸭 重生之炮灰农村媳,他们从自己的角度评价其它国家的时候,被评价的国家其实也反感他们,所以伊朗和俄罗斯都不喜欢美国认为他们自己不好。

像俄罗斯或者伊朗这种因为位置特殊然后被美国当做典型的国家,也不是有多差劲,就是比较倒霉而已。美国其实并不会急着消灭他们,实际行动方面属于雷声大雨点儿小,美国就是想不断地制裁和刺激它们,让它们被迫表现的张牙舞爪看上去很危险,然后就可以打着安全的名义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