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十六国纷纷扰扰,政权多如牛毛,真可谓是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这么多政权中就有燕国,也就是金庸小说中慕容复要复的那个燕国。

可是翻开十六国名单,我们发现燕国的数量有点多,究竟哪个燕国才是慕容氏的呢?实际上,这个时期的前燕、后燕、西燕、南燕和北燕都跟慕容氏有关系,除了北燕不是慕容氏为皇族,其孔和尚有话说他都是慕容氏政权,追根溯源,时间最早的前燕,正是一堆燕国的老大。

最早面世的前高江高海燕出现在公元337年,这一年,慕容皝(hung)自立为燕王,前燕的历史就此开始。

要说前燕,就离不开慕容氏,慕容氏是鲜卑的一大部落,跟宇文部、段部同属于东部鲜卑,在魏晋时吃奶水期居于辽西,后来迁徙至辽东北,开始了定居生活。

短暂的定居不足以改变骨子里的游牧属性,慕容鲜卑仍是一等一的骑兵,在西晋末年的乱世中也扮演了相当多的雇佣兵角色,他们借着战争崛起、发展,也是从这时开始,军事征伐成为慕容氏强盛的根本,耐人寻味的是,他们最终也败在这一点上面。

慕容部从崛起到成为东部鲜卑的老大,一共用了两代人的时间,这两代人就是上面提到的慕容皝和他老爹慕容廆(gu)。

在西晋苟延残喘的那一段时间,慕容廆自称鲜卑大单于,摆出一副我是鲜卑老大的态度,在他的带领下,慕容部成为东部鲜卑最强者,辽东地区的话语权把持在慕容氏的手中。西晋灭亡后,慕容部向东晋称臣。

慕容廆去世后,慕容皝继位,他的能力更甚其父,继位之初慕容部便陷入分裂,段部和宇文部也落井下石,但他只用了三年的时间便重新统一慕容部,随后击灭段部和鲜卑部,自立为燕王甄彬还金,雄踞东北,东晋对此只能追认。

当时,后赵已经占据了中原大部分地区,慕容部以辽东之地,很难击灭之,于是慕容皝调转马头,迁都龙城(今辽宁省朝阳市),往东击破高句丽和扶余,zoofi为入主中原打下了基础。

慕容皝去世后,前燕迎来了第二任雄主慕容儁(jn)。

慕容儁是慕容皝的次子,能力超群Sylinzi,更重要的是,他赶上了好时候。

由于石虎暴政,中原百姓怨声载道,后赵皇室内部的争权夺利更是愈演愈烈,石虎死后邺城直接酿成政变,石氏皇族你厮我咬,最后被石虎养孙石闵全给灭了,唯有留守后赵故都襄国的石衹残存。

石闵据邺城称帝,恢复本姓冉,建国号魏,即冉魏;石衹则据襄国继位,仍称赵帝。

后赵的内乱使得中原乱作一团,后赵将领姚弋仲和蒲洪进入关中,进行激烈争夺,冉闵占据中原,石衹则盘踞在河北。见此乱局,南北方的势力都蠢蠢欲动,东晋想北伐收复失地,前燕则想南下入主中原。

最先动手的是冉闵,他派军包围襄国,猛攻数月,打得石衹废去帝号,又向姚弋仲和慕容儁等求援,两家还真派兵了,各自派出三万大军,打得冉闵惨败。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没两天惨败的冉闵就卷土重来,攻破襄国,将之夷为平地。

虽然冉闵攻灭了石衹,但称帝两年来,冉魏境内无日不战,根本没时间进行粮草储备,冉闵落得个只能在河北四处劫掠粮草的地步,而冉魏军缺粮的消息,自然传到了慕容儁耳朵里。

雄心勃勃的慕容儁立刻派三路科斯莫利基德大军南下,慕容霸率东路军,慕容舆率西路军,慕容儁自己亲率中路军,迅速攻占幽州、蓟州,然后派慕容恪率军向冉闵开战。

冉闵当时已是天下名将,而慕容恪日后被称作十六国第一名将,此次与冉闵交战,人数占优,却连败十场,燕军都快崩溃了。

慕容恪却不想退却,他认定冉闵有勇无谋,用连环马阵成功锁死魏军,生擒冉闵,押送至蓟城,慕容儁下令斩首。

冉闵一死,前燕进占河北,对中原形成一种俯视之势,前燕大军席卷中原只是时间问题。而邺城的残余魏将则出现了分化,一说是魏将将传国玉玺献给了东晋,一说是冉闵妻子将传国玉玺献给了前燕,慕容儁还为此称帝,改元元玺,就此抛弃东晋藩属的身份。

接下来,前情乱梨花村燕继续发展,疆域不断向南,到357年,前燕坑杀在山东一带盘踞的段部后人段翕部众,前燕疆域推进至淮北,关东地区只剩下占据并州的原后赵将领张平勉强维持独立,其他都是前燕的地盘。

也就是在这一年,自后赵崩溃后,天下形成了一个较为明朗的并立局面。在前燕往南发展的时候,关中的姚弋仲和蒲洪早已分出胜负。

失败的姚弋仲向东晋投降,胜利的蒲洪则改姓“苻”,试图从东晋手中夺取长安,控制关中,还没出师就已去世,这个任务交给了他的儿子苻健,苻健占据关中后,建立大秦,史称前秦。

前秦以关中为基地,打败了前宛运约车来挑衅的姚弋仲之子姚襄,姚襄投降东晋,之后又反叛,成为一个独立的小势力。但总的来说,天下以东晋、前燕和前秦三国为最强,其他如前凉等根本无力影响大局。

三国之中,前燕最强,前秦最弱,饶是如此,东晋第一次北伐前秦时,却是先胜后败,第二次北伐姚襄,虽然胜了,但没有完全除去姚襄,东晋的势力没有完全插入中原,东晋还想发动第三次北伐。

在开国之君苻健死后,前秦迎来了独眼暴君苻生的短暂统治,经过政变,苻坚登基,这个前燕终结者此时还没空搭理外界,因为前秦实力不够,他只能一门心思发展经济,增强国力。

前秦低调,前燕却高调得很,疆域南扩至淮北后,慕容儁就将都城迁到了邺城,随后对关东地区唯一的独立势力并州张平发动总攻,次年,张平的势力被扫除,前燕控制了东起辽东、西至黄河、北抵大漠、南临淮北的广大土地。

大燕拥有如此实力,慕容儁焉能不生统一天下之志,两个想法很快出现在他的脑海,一个是西渡黄河攻灭前秦,一个是南征消灭东晋,为了实现这两个想法,慕容儁于358年下令全国州郡检查户口,每户仅留一丁,其余全部当兵,欲集结150万大军统一天下。

然而军队还没集结完毕,360年年初,慕容儁就去世了,临终前指定慕容恪、慕容评、慕舆根等人辅政。

慕容儁去世后,太子慕容暐(wi)继位,年仅十一岁,朝政基本都是几位辅政大臣来干,具体说,是慕容儁的弟弟慕容恪来干,因为慕容儁生前曾表示要鲛人皇后让位给慕容恪,慕容恪则坚持要做周公,慕容儁去世后他就一手把政务揽了下来。

周公辅政尚明星透视且引来三监之乱,慕容恪辅政,又怎能风平浪静,前燕朝堂很快就掀起风雨。

在慕容儁在世时,前燕的党争体系就初见端倪,他一死,党争迅速走上朝堂,前燕朝堂分裂为三个派系,一个是帝党,包括皇帝慕容暐、宗室慕容评和太后可足浑氏等人;另一个是亲王党,以尾巴肛塞慕容恪和慕容垂等人为代表;最后一个是士族党,因为慕容鲜卑汉化极深,还在辽东时就大量吸纳逃难士族,如河东裴氏等,在前燕也有一定影响,但不及前两派。

慕容儁还活着的时候,帝党和亲王党是一体的,但慕容暐继位后,帝党与亲王党就分裂了,导火索是辅政大臣之一慕舆根的四处活动。

慕舆根见慕容恪独揽大权,心中非常不满,大家都是辅政大臣,凭啥你权势滔天?再加上可足浑氏屡屡后宫干政,慕舆根更加不满,一个女人都能对朝政指手画脚,我一个正牌的辅政大臣反而不行了!

为了夺权,慕舆根决定搞点矛盾,他先去鼓动曾一琦慕容恪,建议慕容恪废帝自立,却被慕容恪一顿训斥。慕舆根于nb,多功能面条机,那些年是去鼓动可足浑氏,说慕容恪要造反,可足浑氏跟儿子商量,慕容暐认为慕容恪不可能造反,是慕舆根在惹是生非。

两边不是人,慕舆根很忠心地随先帝去了。他的死,引发了轻微动荡,毕竟先帝才离世不久,一个辅政大臣就紧随而去,这要变天啊,莫不是又要政变打内战?一些鲜卑人开始离开邺城,往老家方向跑。

前燕动荡的消息传回东晋,立刻引发北伐的提议,然而在慕容恪的手段下,动荡很快消弭,东晋不得不暂停北伐计划。

慕容恪为政宽和,杜马希在他的领导下,前燕没能发生什么大的变动,可前燕的死结——赋税太重并没有解决。

早在慕容廆时期,慕容鲜卑开始在辽东屯田,吸附人员主要是来自中原的流民。慕容廆的赋税其实是非常重的,最低也得交七成,即便后来慕容皝降到四成,可还是很高,凯蒂佩芮要不是中原战乱不休、暴君迭出,流民们也难以忍受。

前燕进入中原后,鲜卑贵族迅速学起了中原士族,圈占土地、划定庄园、隐瞒人口,成为豪强,底层民众保守剥削,长期实行,对前燕的国力和民望都是巨大的损害。相反,苻坚治下的前秦则打击豪强,民众生活较前燕为好。

慕容恪没能解决这个根本问题,但却用武功掩盖了它。在和帝党联手干掉慕舆根后,前燕党争暂时消弭,在慕容恪的带领下一致对外,向东晋发起进攻。

从361年开始,前燕与东晋展开了连绵数年的战争,河南淮北成为战场。至365年,前燕攻克洛阳,从东晋手中夺取了中原的控制权。

367年,慕容恪去世,临终前推荐慕容垂辅政,却被慕容暐拒绝。慕容恪死后,唯一在世的辅政大臣慕容评辅政,身为帝党的他与亲王党慕容垂矛盾很大,但两人的能力跟受皇帝的信任程度完全成反比,这也为前燕灭亡埋下了伏笔。

慕容垂也是慕容儁的弟弟,少年时期就勇冠三军,但却一直不受慕容儁待见,慕容儁还想做掉他,和妻子可足浑氏联手陷害慕容垂的妻子段氏入狱,想借机诬慕容垂谋反。

段氏宁死不屈,竟被活活打死,慕容垂保住了一条小命,有此事件,慕容垂跟帝党几乎是不可能站在一起,就算他想,帝党也不会信,所以慕容暐很干脆地拒绝了慕容恪的提议,殊不知,这是错过了前燕灭亡的延时剂。

慕容恪死后,慕容恪不受信任,前燕灭亡就进入了倒计时,在慕容评等人的努力作死之下,前燕一步步滑入深渊。

在南方,听到慕容恪去世后,停了几年的北伐计划瞬间重启,一场浩浩荡荡的北伐就此展开,然而在慕容垂的率领下,燕军大破晋军,北伐失败,慕容垂功劳盖世,在前燕国内引起动荡。

引起动荡的原因在于帝党并不想让慕容垂风光,万一他想起老婆的惨死,拥兵杀回糖老虎饼干邺城咋办?于是在慕容评和可足浑氏的联手下,慕容垂被逼逃入前秦。

苻坚得知慕容垂来投,亲自出城迎接,许以重职,龙泉医药并开始着手准备进攻前燕的计划。毕竟灭燕最大的阻碍慕容垂已经投降前秦,苻坚已经毫无忌惮,直接调动大军。

前燕虽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但毕竟才衰落几年,底子还在,论军事实力未必低于前秦,关键在于统帅慕容评太坑。慕容评早年也是一员大将,南征北战立下不少功劳,可他对前秦的认知还停留在当初的弱国,认为前秦不足为惧,也就没放在心上,在前线自顾自干起了正事。

什么正事呢?敛财!

据《资治通鉴》记载,慕容评为了捞钱,将驻地一带的山林泉水全部占为己有,当地人和士兵如果想要打柴、打水,都必须向他交余念邵衍钱。(评为人贪鄙,鄣固山泉,鬻樵及水,积钱帛如丘陵;士卒怨愤,莫有斗志。

水是生命之源,谁能不喝水呢?慕容评这一招,为他自己搜罗了巨量财富,积攒的钱帛跟丘陵一般高。可临战之际主帅去干这事,士兵还有心思打仗才怪了,士气全部散了,娇艳姐妹花队伍也就不好带了。

慕容评此举传回邺城,慕容暐下诏斥责,慕容评赶紧把钱分给将士们,然后主动出击,对前秦军队发动进攻。

结果很显然,人心涣散的燕军被秦军打得大败,损失达十五万多,前燕精锐损失殆尽,秦军直扑邺城。

慕容暐、慕容评自知无力抵御,率领少数士卒逃往故都龙城,结果慕容暐在半路上被秦军俘虏,慕容评虽然跑得快到了高句丽,但在前秦威逼下,高句丽又乖乖地把他送到了前秦。

慕容暐被俘,标志着前燕灭亡,慕容氏的第一帝国历经33年终结。不过燕国的历史远未结束,在十余年后,慕容垂将带着燕国卷土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