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半年多的跳票,动画电影《朝花夕誓》终于在粉丝的引颈期待中定档2月22日在中国内地上映。《朝花夕誓》讲述了“离别的一族”的少女玛奇亚与人类孤儿艾瑞尔之间一段有关相遇与离别的故事,影片画面唯美动人,川井宪次的配乐与剧情丝丝入扣,在去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便狠狠刷过一回存在感,堪称一票难求。

《朝花夕誓》其实并非影片的原名,只是相比《于离别之朝束起约定之花》这个直译,简洁与诗意兼具的《朝花夕誓》自然在宣传上更受认可。看到湘楚嘉华影片编剧、导演一栏的“冈田麿里”,动漫迷们想必就明白为何影片会有那么一个又长又拗口的片名了,毕竟她的经典之作《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简称《未闻花名》)也很是考验观众的记忆力。

记者按捺不住好奇提问“片名为何越来越长”?冈田麿里大笑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就觉得我的作品就该名字很长。”本来她为《朝花夕誓》定了一个简单好记的名字“玛奇亚”,结果工作人员鼓动说,“冈田你的代表性就是片名很长!”于是就又改长了。

除了囧囧有神的“片名超长”,贴近生活的校园题材、细腻动人的情感描绘也是冈田麿里的创作特点。从《真实之泪》《龙与虎》《花开伊吕波》到《未闻花名》,她的作品总能击中观众心中的柔软之处,笑点与泪点齐飞,频出校园恋爱题材的锥体卷板机经典。

《朝花夕誓》海报

动画公司P.A.WORKS社长堀川宪司曾称赞,冈田麿里对于刺痛人心的敏感度的把握十分精妙。这份独到的能力其实源于她的人生经历。冈田麿里在自传中提到,自己从小便受到校园欺凌,这让她从初中到高中都没有怎么去过学校。在不上学的几年里,班主任要求她坚持读书、写读后感,通过阅读她渐渐得以舒缓内心的不安、焦虑与恐惧。直到开始写故事,冈田麿里终于打开自我走到了“外面的世界”。

《未闻花名》中不愿与人接触、拒绝上学的宿海仁太,《心灵想要大声呼喊》中因为心理创伤无法正常开口交流的成濑顺,都融入了冈田麿里的人生经历。而通过编写主角与朋友们一起突破自我的故事,她也得到了释放与拯救。

冈田麿里表示,别人纾解压力的方式是休息,而自己会换个方向继续工作,这让她一直保持着高产。去年上影节时除艳照事件了《朝花夕誓》,生田斗真与广濑丝丝主演的《先生》其实也来自她的手笔。

2018年寂寞女6月,堀川宪司、冈田麿里出席上海国际电影节《朝花夕誓》点映会。

《朝花夕誓》是冈田麿里首次挑战自编自导,起初她感到十分困难,但在老搭档P.A.WORKS与制作团队的帮助下,她成功地完成了影片制作,业界也对她的导演处女作不吝赞美。新海诚导演在试映会后评价道:“这部作品非常棒,让我心中那些平时都遗不言春风忘的记忆也开始动摇起来了。第一次执导作品就能够取得如此高的质量,这让我感到嫉妒,也觉得焦虑。”

2018年《朝花夕誓》在日本上映后,不仅斩获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佳动画片奖,还入围了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长片奖。在编剧、歌词创作、动画导演等各个领域都实现突破并小有成就,但冈田麿里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位动漫脚本作者。她向记者透露,近期正在写一个有关恋爱的脚本,“读到一些让人脸红的情节时,我也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冈田麿里希望,未来田扑君她的作品里也能有以中国、以上海为背景的场景出现,“没想到有那么多中国粉丝喜欢我的作品,我真的感到很高兴!”uralesbian

冈田麿里

【对话】

澎湃新闻:《朝花夕誓》的灵感来源于?

冈田麿里:我一直很喜欢写随着时间推移,人与人之间产生关系、情感发生变化的故事。我之前写的《未闻花名》,有一个角色在小时候过世了,其他的同学们不断地成长,长大以后又重新集合到一起。在P.A.WORKS的另一部作品《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里,则描写了一群人被关在海底,然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又回到地面上来。这是我个人非常喜欢去思考、去写的东西。有机会来创作一部剧场版,我就想更深一层地描写这样的故事,于是就有了《朝花夕誓》。

澎湃新闻:《朝花夕誓》作为一个西方奇幻元素的故事,是否也有触手吧一些内容来源于你自身的经历呢?

冈田麿里:其实也是有的。尽管《朝花夕誓》我写的是一个西方玄幻的时代背景,但在作品当中我更想表达的是一种人与人之间,亲人也好、朋友也好,彼此连结、需要的关系。在一些台词里,我融入了人生至今所体验到的经验和情感。

澎湃新闻:《朝花夕誓》中有没有让你特别得意的一段剧情或者一句台词?

冈田麿里:要让我选一句台词的话,可能是蕾莉亚的女儿,偶然碰到了她的母亲,然后她说“原来我的妈妈是这么美丽”。为什么说喜欢这句话呢,因为“原来我的妈妈是这么美丽”,光“美丽”这个词,可能并不能体现一些情感成分,但如果我们发挥自己的想象,它里面可以包含了各种各样的情感因素。

女儿知道母亲把自己生下来以后从来没有养过自己,其实她对母亲怀有一种怨恨的心理,但在她见到母亲的时候,她就原谅了母亲。她见到母亲的瞬间,就产生了对母亲很尊重的一种感觉,这么多复杂的情绪变化都包含在了这么一句看似简单的台词里,而且这句台词也包含了我本人的一些经历和情感。

澎湃新闻:之前你一直作为脚本编剧在活动,这一次除了编剧还担当了导演的角色,有没有感到不一样的挑战?

冈田麿里:作为脚本作家,其实和整个摄制团队一起工作的时间是很少的。这次作为导演,《朝花夕誓》创作前前后后有三年多,后面的一年半大家紧密地相处,不断地沟通、作画、成片,中间有碰撞、有流汗,是很辛苦的一个过程,但对我来说非常新鲜。我一直希望能够和整个创作团队的大家一起来完成一部作品,这样的心愿终于得以实现。

澎湃新闻:与你合作过很多次的西村纯二导演,得知你要当导演时感到很忧虑也很反对,在《朝花夕誓》的创作过程中,有没有感到后悔,产生“如果听西村老师的话就好了”这样的想法?《朝花夕誓》问世后,西村老师又是怎么评男男h价的呢?

冈田麿里:作为一个编剧,我已经有了20年的工作经验,在编剧的工作中我非常了解尺寸要怎么把握。这次我第一次做导演,刚开始非常辛苦,有时候团队里的小伙伴们也会说“哎呀,她是一个新人导演,没办法”,也会有很多意见上的不同,但这些坎都是我作为导演必须去跨越的。最终片子能拍出来,我非常感谢整个制作团队,我的作品离不开他们的努力,离不开他们给我提的很多建议。

关于西村纯二先生呢,其实这部片子拍完各种各样的活动非常多,还没有和他进行交流。他会给我什么样的评价,我心里也不太有底,但我一定会去问他的。

澎湃新闻:大家都很在意,为什么你的作品名字越来越长?

冈田麿里:这次的作品,在我创作的时候我的暂定名是“玛奇亚”,也就是女主人公的名字。然后在我们开会的时候,有剧组的人说“冈田你的代表性就是片名很长,所以一定要把这个片名改长”。这次片名长的原因就是这个,当然现在的名字我也蛮喜欢的。

我的作品里片名比较长的也就是《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迷镇凶案字》和《心灵想要大声呼喊》,但是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就觉得我的作品就该名字很长(笑)。

澎湃新宜婷家居服闻:你在自传里有提到,学生时代有一些不愉快的回忆,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去过学校,那么你是怎么做到将校园故事、还有学生的心情描写得这么细腻的呢?

冈田麿里:首先我要说明,我当时并不是完全不去学校,还是时不时有去的。而且我认为,动漫所体现出的东西,是我们在年轻的时候,想去体验、想去做,但可能当时又没做成的事。打个比方,我的《未闻花名》这部作品,所写的主人公是一个经常逃学的人,这结合了我自身的一些经验,也明星透视有我的想象。

再打个比方,日本的高中有叫做“文化祭”的校园文化节。在很多的番剧里,我们都会跟主创讨论,文化祭的内容我们拍几集、怎么拍?往往我们回忆了自己所经历的文化祭,发现并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但是我们会在动漫、番剧里面拍得特别有趣。这些其实不完全是根据我们自身的经验呈现出来的,只是希望把我们的一些愿景也加入到作品中。

相信其他参与动漫创作的同仁也会有同样的经验,无论是科幻题材、玄幻题材还是现代题材,怎样把经验和想象结合在一起,这个结合的比例各自不同,那么大家各自的作品的味道也会不同。

澎湃新闻:所以动漫其实还是会更优于现实的?

冈田麿里:我知道中国有句话说“艺术源自生活而高于生活”。我们每个人在自己生活中,都会经历那些开心的、悲伤的或者自己闪闪发光的瞬间,每个人都有自己印象深刻或者感受强烈的事情。我在创作的时候,不会过分地渲染,而是把每个人经历过的这样一个金广州个瞬间浓缩起来,再进行一定艺术上的改进。

澎湃新闻:相比在故事里设置笑点,你更在意戳到观众的泪点吗?

冈田麿里:我不是故意想让观众流泪的。刚才我有说,我更愿意去描写浓缩人的情感的一些场景,更希望去仔细描绘受到情感强烈波动的东西。那么情感强烈的波动,它可能是大悲也可能是大喜,让观众更容易被触动的话,可能情不自禁流下眼泪的场景就会多写一些。

澎湃新闻:会不会写让观众流泪的地方时,自己也被触动哭了?

冈田麿里:会,因为在写剧本的时候,我会重新去读,并读出声音来。所以有时候读着自己的剧本会流泪,也会大声地喊叫,也会生气,都会发生。读到一些让人脸红的情节时,我也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如果在自己读的时候会激动得出一身汗的话,我认为这样的作品会是一个好作品。

澎湃新闻:哪个作品在创作的时候哭得最金特宝多呢?

冈田麿里:应该是《真实之泪》吧。

澎湃新闻:除了动漫脚本,你还活跃在电影剧本,如《先生》《暗黑女子》,舞台剧《黑执事》,漫画等各种领域。你是怎么做到驾驭各种领域的?这些领域里你最喜欢的是哪一个?

冈田麿里:可能别人产生工作压力时,有人会选择大吃一顿,或者去旅游放松一下,但我喜欢用工作来排遣工作中的压力。我觉得这一边很有压力的时候,我会选择换个工作,这样反而能排解自己,这是第一。第二,在不同领域的创作中,我可以学到不少的东西。第三,我在番剧的创作中可能写到一半,我就会想姐要爱到那个真人版的电影我可以怎么写,或者那个歌词能怎么写……所以不同的工作之间也可以产生正向的影响。

要说我自己最喜欢的领域,说实话我还真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不过,虽然我现在在很多领域都有进行创作,但我始终认蓝燕鸟为我是一个动漫脚本作家。

澎湃新闻:庵野秀明监督董香本子在2015年曾预言“五年之内日本动画界就会崩坏”,现在虽然还没有到崩坏的程度,但的确有一些动画公司,比如像artland已经破产了。片渊须直导演也提到他的作品是通过众筹的方式来完成的,包括Netflix的外来资本势力也对日本业界造成了很大冲击。作为20多年的从业者,你对动漫产业有怎样的看法?

冈田麿里:正如你所言,日本的动漫产业的确发生了很多变化,出现了很多别舔,秘密倒数,刘中擎新的现象。在以前我们日本的动漫行业里,有很多大家都会说但是不会做,或者明知道该做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后又没做的现象。在现在这样一个极速变化的环境里,很多人开始尝试一些不拘泥于原有的所谓的业界常识,或者所谓的业界习惯的全新尝试。

我个人而言,对于动漫业界的未来并不感到悲观。换一个角度来看现在整个业界的变化,我反而觉得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时代到来了。

澎湃新闻:中国粉丝给你起了一个绰号叫做“冈田制药”,意思是说你的作品有些是“胃疼药”(催泪片),有些是“治愈药”(治愈片),有些是“毒药”(烂片)。你对此怎么看呢?

冈田麿里:我还真不知道在中国我有这样的一个名字。粉丝给我起这样的外号,我还是蛮开心的望天打卦,但是毒药的部分大家还是不要再提起了(笑)。

澎bestialzoo湃新闻:你有没有关注过中国的动漫作品呢?

冈田麿里:我听说过《大圣归来》,我也觉得它是一部挺好的作品。一方面我平时的创作比较忙,另一方面在日本的播出环境里,播出的中国作品不多,我现在还不是特别了解中国的动漫作品,今后有机会我会多多关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