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nti-Esoteric

之前小 Ben 在我们公司群里发了一张廿十四味在他们的访谈节目 24/7TALK(今天头条主要就是讲这个节目) 中,Brain 哥在推荐我们的处女作《AGED》的截图,让公司的人、特别是参与杂志制作的人兴奋不已。

(image:youtube@24/7TALK)

而在这个契机下,我也陆续开始关注 24/7TALK 这个节目,看着一些香港 og 级的音乐人或者影响街头文化的人带着粤式粗口百无禁忌地分享自己的经历以及见闻时,那“反差感”让我觉得十分 pure。

(image:youtube@24/7TALK)

特别是 MC 仁的那段访谈让我印象尤为深刻,这位在涂鸦、说唱、潮流领域都有着出色建树的艺术家,年轻时竟然瞒住家人偷偷计划着去法国“追女仔”,直到出发前一周才跟家人说要出国留学,而且一去就是四年。

(image:F1ELD)

十几岁的时候说走就走,这种自由感,放在现在很多家庭都是难以被允许的吧?但出国的经历让 MC 仁接触并认识到西方音乐的 energy,受到了不少的启蒙。

(image:Picssr)

这让我不禁联想到很多人在年轻时做过的那些被人认为是“坏”的事情。

例如 UNITED ARROWS 的创始人栗野宏文,在他那头白发下,其实蕴藏着颇多年轻时的“风流史”。

(image:fashionpost)

栗野宏文说他从小就喜欢表现自己,初中的时候因为喜欢 Beatles 而模仿他们留起了长发,于是就被老师抓出去训了一顿。

这是栗野宏文第一次感受到来自社会的压迫以及产生某种“抵抗”的情绪。

(image:mycampus.jp)

到了高中,因为讨厌统一的制服对个性的埋没,栗野宏文还搞过废除制服的运动,天天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上学,不管老师怎么说都不听。

回忆起这些事的时候,栗野宏文并没有觉得自己“年少无知”,反而觉得那是他今后人生观形成的启蒙旅程:虽然改变世界很难,但是要保持“想要改变某些东西”的冲动。

(image:twgram)

于是在 BEAMS 工作了 11 年之后,当时已经 36 岁的栗野宏文立志要做自己的选货铺,于是便和朋友一起成立了 UNITED ARROWS。

(image:fashionpost)

同样是 30 多岁,我身边一位在服装行业做了 20 多年的朋友也有出来创业的想法,因为他觉得自己现阶段的事业已经到达瓶颈期。但同时他又觉得自己不够“料”,害怕失败会拖累家人,陷入了所谓的中年危机。

忘了是哪一部电影里的台词(或者自己想的):当你觉得安逸的时候,一切便完蛋了。这句话可能有点过,但我觉得道理自在不言中。

(image:twgram)

另外一位人物,是微博拥有 200 多万粉丝的日本知名摄影师米原康正,他读书的时候就经常离家出走,完全不顾家人的感受。

(image:mocmmxw)

他说自己很喜欢“局外人”,也就是从社会秩序中脱离出来的那部分人,而他在 90 年代创立《egg》时,就专门找自己在外面认识的那些小混混女生拍照,还在涉谷引起了辣妹风潮。

(image:omoharareal)

到了千禧年代,他负责《smart girls》的制作,并想要在里面加入一些音乐和采访的文化题材时,却遭到出版社反对:你只需要想着怎么样把女孩拍得情色一点,把热销的东西做好就行了。

(image:omoharareal)

米原康正负责的另外一本写真集《オシャレヌード》(image:asobipress)

米原康正觉得这样一点都不 smart,同时他觉得里原宿已经被很多大企业玩坏了,于是决定把这些文化传递给以前认识的香港的艺术家,并慢慢在国内散开。

(image:mocmmxw)

可能现在的米原康正更多的是马不停蹄地参加各种活动,但最初作为文化的传播者,他确实已经走出了日本,就像当年动不动就离家出走一样随心所欲。

(image:aucfan)

最后一位是我最近路转粉的空山基,比起 sexy robot,其实我更喜欢的是他的直接。(题外话,相信看过他 IG 的人都知道他有多喜欢竖中指...)

(image:Hajime-Sorayama)

“在中央美术学院又怎么样?我又找不到老师。40 多年前,日本的色情刊物产业还没发展起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在画了,学校里的老师哪有教这些的?”

(image:s1nakagiri.blogspot)

(image:sorayama.jp)

“在做 FUTURE MICKEY 的时候,我想要让它的手指可以活动,比如竖中指什么的...但是迪士尼却说不行,要按指引办事。于是我骂了他们蠢货,我最喜欢迪士尼了,比你们任何人都喜欢,不做拉倒!于是他们就接受了。”

(image:fashionpost.jp)

空山基的话语中总是透漏出一种“叛逆”的味道,仿佛说出了很多人不敢说的那些话一样,或许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受到这么多人喜欢的原因。而在我们的杂志《BEYOND》里,我们也超级荣幸地采访到了这位艺术家。老实说,他的那段采访真的是看得我起鸡皮疙瘩,太真实了。

借着今天的话题,我还想再讲讲我们的《BEYOND》——这本以“超越”为主题的杂志。

大家都知道日本的杂志一般只有几位编辑,但是他们会大量地聘用写手,而且背后一整支 team 包括造型、排版、拍照巴拉巴拉...

但这些,只有我们 5 个编辑在做:联系、采访、翻译、编辑、styling、拍摄...除了排版有另外的同事负责外,大部分都是我们几个人在弄。

回过神来,一本将近 400P 的杂志真的被我们做出来了!收到 sample 的那一刻我跟 Mess 都很激动,因为在开始之前,我们根本不敢想象自己能采访到了这么多厉害的人。

From 0 to ?,that’s beyond。

我个人一直很讨厌潮流圈里面的“圈”字,每当有人说“圈子里怎么怎么样”的时候,我都觉得他们已经被某种东西 trap 住了。

我也很不喜欢听到别人说“觉得自己老了”,这句话就像在宣扬“自己已经完蛋了”一样让我觉得很难受。

所以通过上面这些人身上发生的一系列看起来并不常规的故事,我想怎么样也能让一部分人(包括我)得到一些 energy,吧...

淘口令:¥qCmObHMcx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