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天津地铁,周口

叶卡捷琳娜二世是俄罗斯历史上唯一一位被尊为大帝的女皇。众所周知,这位出身德意志小公国的公主是以宫廷政变登上的皇位。她虽然不是俄国人,但却在登基后,凡事以俄国的利益着想,并带领俄国走上了辉煌,这也是她在俄罗斯历史上的地位举足轻重的原因。

彼得三世和叶卡捷琳娜二世

那么在俄历1762年6月28日的“一日政变”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我们其实可以从同年俄历8月9日,叶卡捷琳娜二世写给当时女生体检自己的情人坦尼斯拉夫奥古斯特波尼亚托夫斯基二世(波兰立陶宛王国最后一任国王)的书信中管中窥豹。

坦尼斯拉夫奥古斯特波尼亚托夫斯基二世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我都在预谋登基。彼得三世失去了曾经拥有的理智,他总是不顾一切地去做。他想拆散近卫军,为此,他率领他们远征;他用应当留在城中的荷尔斯泰因[1]军队取代了他们。他想改变信仰,迎娶. .[i],而将我囚禁。和平庆典当天,他在宴席上当众羞辱我,并在当天夜里下令逮捕我。在我叔叔格奥尔格王爵[ii]的施压下,才迫使(他)撤销了这条敕令。

从这一天起,我开始关注一些建议,其实自女皇驾崩后人们就开始跟我提起这件事情了。计划包含了在他的房间里逮捕他,并像囚禁安娜公主和她的孩子那样(囚禁他)。他乘马车去了奥拉宁鲍姆。我们取得了近卫团中大多数上尉的信任。密谋的核心掌握在奥尔洛夫兄弟三人[2]手中。奥斯滕[iii]想起来,他曾见到过那个总是在我身后寸步不离,干过不少荒唐蠢事的长兄[3]。他毫不隐讳对我的迷恋,并且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这是一群异常坚毅的人,并且在自己服役的近卫军中非常受广大士兵的爱戴。我非常感谢这些人。整个彼得堡都可以为此作证。

奥尔洛夫五兄弟中的大哥伊万格里戈里耶维奇奥尔洛夫

奥尔洛夫五兄弟中的老二格里戈里格里戈里耶维奇奥尔洛夫

奥尔洛夫五兄弟中的老三阿列克谢格里戈里耶维奇奥尔洛夫

奥尔洛夫五兄弟中的老四费奥多尔格里戈里耶维奇奥尔洛夫

奥尔洛夫五兄弟的老五弗拉基米尔格里戈里耶维奇奥尔洛夫

近卫军中的聪明人已做好了准备,并且最终让30至40名军官和约10000名士兵知道了秘密。在三个星期内没有发现任何叛徒,他们被分成四个独立的组,领头人各自召开密会,而核心秘密掌握在这三兄弟手中;帕宁想实现它,以便对我的儿子有利,但他们决不会同意的。

我在彼得宫[4]。彼得三世住在奥拉宁鲍姆并在那里纵酒狂玛特迪夫欢。(他们)同意兵变的时机不要等到他[5]回来再发动,但召集了近卫军并宣布(效忠于)我。对我的热望同样会引起背叛。27日,我被逮捕的流言在军中四起。这令士兵们感到不安。我们中的一位军官安抚着他们。一名士兵向某组的长官帕谢克上尉[iv]说我已经被处死了。他向后者保证自己有关于我的消息。

这个士兵仍然继续为我担心,于是去找了另外一位军官,向他述说了相同的事情。这个秘密没有告诉(他)。军官没有逮捕这名士兵,而是打发走了越发惊慌失措的他,这位军官去找了少校,而随后被派去逮捕了帕谢克。于是整个团动员黄驿涵了起来。报告在当天深夜被送到了奥拉宁鲍姆。我们的阴谋家们慌了。他们决定先派奥尔洛夫兄弟中的老二带我进城。而另外两个则去告知各处,我将很快起事。盖特曼[v]、沃尔孔斯基[vi]和帕宁知道密谋。

基里尔格里戈里耶维奇拉金属破碎机xgpsj祖莫夫斯基

米哈伊尔尼基季奇沃尔孔斯基

28日清晨6点,我正在彼得宫中静静地沉睡。这一天,我度日如年,因为我知道一切都在准备着。阿列克谢奥尔洛夫走进了我的房间,非常平静地告诉我:“您该起床了,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您宣布了。”我向他询问详情。他跟我说:“帕谢克被捕了。”我毫不犹豫地迅速穿好衣服,未经梳妆,便钻入了他已备好的马车。另一名化妆成仆役的军官站在门旁。第三名军官在距离彼得宫数俄里的地方迎接我。在城外5俄里的十年戒马心孤单地方,我与小巴里亚京斯基公爵[vii]一起遇到了大奥尔洛夫。最后他将自己的双轮轻便马车让给了我门,因为我的马匹跑脱力了,并且我们要前往伊兹梅洛沃团。那里只有十二人和一个敲响了警钟的鼓手。士兵们涌宰杀肉畜向我,拥抱我,亲吻我的手足和连衣裙,称呼我为他们的救世主。手持十字架的神甫引领着两人。看,他们开始向我宣誓效忠。礼毕后,他们请求我坐到四轮轿式马车的座位上;手持十字架的神甫走在前面;我们又去了谢苗诺夫团;后者高呼万岁迎接我们的到来。我们乘马车到了喀山教堂,我走进了那里。当抵达普列奥布拉热耶团时,万岁声振耳发聩,并且士兵们争相对我说:“我们鄢陵邢莹莹为最近发生的事情,请求您的宽恕。我们的军官拦阻我们,但他们中的四人已经被我们抓起来了,以向您表明我们的忠诚。我们希望的,与我们的袍泽希望的一样。”

近卫骑兵们来了。这是我从未见到过的画面,他们欣喜若狂、为祖国的解放而哭泣和欢呼。这一幕发生在盖特曼花园和喀山之间。近卫骑兵们在军官的领导下蓄势待发。我知道他们非常痛恨彼得三世将这个团给了我的叔叔,因为害怕他这个人,我派了近卫军士兵徒步去他那儿,请求他[6]留在家中。但是,事与愿违:派到他团里的人不但直接逮捕了他,还将他的家洗劫一空,而他本人也被粗鲁的对待了。

我去了新冬宫,正教院和枢密院都集中在那里。在这里匆忙地组织了宣誓。我走到这里,刚一露面,黑压压的人群中便响起了此起彼伏、令人振奋的欢呼声。我围绕着步兵部队走了一圈,这里站徐智雅立着14000余人的近卫团和野战团。

我又去了旧冬宫,以采取必要的措施,并完成它。我们在那里商议并决定在我的带领下前往彼得宫,此时彼得三世应该还在用午膳。整条大道上布满了巡查哨,偶尔会把密探领到我们这里。

我派遣塔雷津[迪斯菲丽7]海军上将去了喀琅施塔得。沃龙佐夫一级文官来了,他是被派来就我动身一事发难的,他被带到教堂宣誓。特鲁别茨科伊公爵和舒瓦洛夫伯爵也从彼得宫驱车赶来,他们是为了保住军队的忠诚以及杀掉我。他们在未做任何反抗的情况下,被带去宣誓效忠。

伊万卢基扬诺维奇塔雷津

我将所有的信使都派了出去,并且我方还采取了一切预防措施。大约晚上10点,我穿上了近卫军制服,并向我手下的上校们发布了命令——此举激起了一片欢腾。我骑上马背,我们只从每个团挑选出少许人留在城里保护我的儿子。因此,我带领部队出发,连夜赶往了彼得宫。当我们途经一座小修道院时,发现了携带着非常谄媚的信件的戈利岑[8]副首相从彼得三世处来。

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戈利岑

我没有提到过当我从城里出发时,从彼得宫派遣了三名近卫军士兵,在人群中散布文告,他们说道:“拿去吧,这是彼得三世给我们的,我们把这个交给你,并且很高兴(你们)能够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

第一封信刚刚寄到,第二封又纷至沓来,米哈伊尔伊斯梅洛夫将军把他带了过来,他单膝跪在我的面前,对我说:“您认为我是个诚实的人吗?”我对他说是。“那好吧。”他说道。很愉快与聪明人共事。皇帝愿意退位。在他完全自愿签署退位诏后,我将提供给您。我轻而易举地便使自己的祖国免于内战。我将这个任务托付给了他;他去完成了它(指任务)。彼得三世在没有受到任何胁迫的情况下于奥拉宁鲍姆宣布退位,他与伊丽莎白沃龙佐娃、古多维奇[9]和伊斯梅洛夫[10]抵达了彼得宫,其身边有1590名荷尔斯泰因士兵对他进行卖春特别保卫。我拨给他六名军官和一些士兵。因为已经是29日,(圣徒)省,天津地铁,周口彼得和保罗(纪念)日,中午必须吃饭。虽然要为大批民众准备午餐,士兵们认为彼得三世被带到特鲁别茨科伊公爵那儿,元帅会对我们双方进行调解。

这件事情他们交给了合适的人去处理,还随口说了一句(转告给我)盖特曼、奥尔洛夫和其他少数几个人已经三个小时没有见到我了,这让他们内心非常忐忑,但愿老奸巨猾的特鲁别茨科伊不会欺骗我,他曾对我说“我会安排你的丈夫和你假装和解,可别让(对地同步世界旋转器他们)杀害了你,而与此同时,我们把他撕得粉碎。”这正是表明给他们的。我去了特鲁别茨科伊那儿,并跟他说:“请您上马车,不瞒您说我将去这些部队走上一圈。”

我告诉他发生了什么。魂不附体的他乘坐马车离开了城市,而我接受了前所未有的欢呼声。在此之后,我派遣阿列克谢奥尔洛夫在四名军官陪同下,指挥着一支经过精挑细选且性格淳朴的士兵组成的队伍,护送被废黜的皇帝到距离彼得宫25俄里一个叫做罗普莎的地方,此处非常隐蔽,而且非常宜人。当时,我们在什利谢利堡为他准备了一个舒适且体面的住处,但尚未设法为他配备换乘的马匹。但是上帝另有安排。

恐惧使他连续腹泻三天,第四天症状终于消失了。那一天,他又喝得酩酊大醉,他拥有了自己想要的一切,除了自由。(他央求我,仅仅只要自己的情妇、狗、黑仆人和小提琴;但是,由于害怕引起丑闻和引发看守们的骚动,我只给了他最后三样东西。)他的痔疮绞痛发作了,并伴随着脑充血;这种症状持续了两天,随之而来的是急转直下的骇人的虚弱,尽管医生竭尽所能,但是他终究没能等到路德会牧师赶来就咽了气。

我担心怕是军官们毒死了他,于是我下令对他进行解剖,但是证明完全没有找到丝毫中毒的迹象。他的胃部非常健康,但是他死于肠道炎和中风。他的心脏异常的小,而且十分皱褶。

当他(的遗体)从彼得宫送出后,他们劝我直接入城。我预料到部队将会因此惊惶不安。我吩咐散布关于这事儿的流言,借此了解大概经过令人厌烦的三天后,他们李芭妮是否能够出发。他们说:“大约晚上10点上路,让她跟我们一起走。”于是,我跟他们走了,并且在中途去了库拉金的别墅,在这里我和衣而睡,立即进入了梦乡。一名军官脱下了我的靴子。我睡了两个半小时,而随后我们再次上路。从叶卡捷尼霍夫,我又坐上了马车,整个队伍以普列布拉热尼耶团为首,紧随其后的是一个骠骑兵团,再后面则是由近卫骑兵组成的我的护卫队,他们后面跟随着我的整个宫廷。跟随我的有一个精锐近卫团和三个野战团。

我进城时,如浪涛般的欢呼声绵绵不绝,直到行至夏宫时才渐渐停息,宫廷、正教院、我的儿子以及所有受欢迎的人都在那里等着我。我去做了日祷,随后他们作完祈祷后,前来向我祝贺。从周五早晨6点至周日的中午,我几乎水米未进,废寝忘食。到了晚上,我才躺下入睡。午夜时分,帕谢克上尉进入了我的房间,将刚刚入睡的我唤醒,他说道:“我们的人担心喝醉,一名同样担心此事的骠骑兵来到他们的面前,并大声喊道:拿起武器!3万普鲁士人来了,他们想掳走我们的主母。”这时,他们拿起了武器并来到了这里,以便了解您的身体状况。他们说,已经有三个小时没有见到您了,只求能够看到您的安康,他们便会悄悄的回去。他们完全不听自己上司的,甚至是奥尔洛夫的。”终于,我又勉强支撑,为了不惊扰到我的宫廷侍卫队,他们由一个营组成。我去了他们那儿,并告诉他们为什么我这个时候才来的原因。我坐上了马车,在两名军官的护送下去见他们,我告诉他们我很健康,为了让我休息,他们去睡觉了,我只是躺着,三晚未眠,我希望他们帮豆抽奖今后服从自己的军官。他们答复我说,他们与这些该死的普鲁士人已经拉响了警报,他们都想为我尽忠。我跟他们说:“恩,谢谢你们,都去睡觉吧。”为此,他们祝愿我身体健康,并道了声晚安,然后背朝我的马车像羊羔一般散去了。次日,他们派人前来请求我的宽恕,并且对叫醒我这事儿感到很后悔,他们说:“如果我们中的每个人都希望经常见到她的话,我们这么做将有害于她的健康并妨碍她的工作。”这需要一整本书来描述每个领导人员的作风。奥尔洛夫兄弟显示出的是对自身技能的清晰管控、在大小事上的谨慎和胆识、勇气和威望并存,这是他们使人感受到的作风。他们头脑非常清晰,而且不乏贵族的勇敢精神。他们赤胆忠心、公正无私。他们对我亦或是对朋友都充满热忱,从来没有人能像他们那样。他们兄弟共五人,但此时此刻只有三人在这里。帕谢克上尉在被逮捕的12个小时里表现出异常地坚定,为了避免在我抵达他的团里之前引起的恐慌,当时士兵们打开了他的门窗,在他被送到奥拉宁鲍姆审讯时,他们无时不刻都在期望:皇帝的命令在我来了之后才会送达此地。

虽然伊丽莎白沃龙佐娃的妹妹达什科娃公爵夫人[11]非常愿意把所有的名声都揽上身,因为她认识头目中的一些人,然而由于她自身的血统关系和十九岁的年纪,并没有博得任何人的信任。尽管她保证经她手之事都不成问题,但是,在之前的长春砍手门六个月里所有与我有过联系的人,她只知道他们的名字。

叶卡捷琳娜二世早期的闺中密友叶卡捷琳娜罗曼诺夫娜达什科娃

彼得三世的情妇伊丽莎白沃龙佐娃

诚然,她很聪明,但是虚荣心很强而且性格浮躁,使我们的头目并不喜欢她盐海肉块。只有轻浮的人告诉她自己知晓的事情,但是这只是些细枝末节。据说伊万伊万诺维奇舒瓦洛夫[12]这个最卑鄙下流的人曾写道:然而对于伏尔泰来说,一个十九岁的女人改变了这个帝国的政府,请快把这位伟大作家从迷信中解救出来吧。

伊万伊万诺维奇舒瓦洛夫

在公爵夫人听到风声前,我都不得不向她隐瞒别人与我保持了五个月联系的事情,而最近四个星期,别人更是尽可能少地告知她了。巴里亚京斯基公爵性格坚强,这个密谋,他瞒过了前皇帝副官——自己亲爱的哥哥,因为要是告密会得到信任而且不危险,但是只会是徒劳,这点他值得赞扬。一位姓希特罗沃[13]的22岁近卫军骑兵军官和一位姓波将金的17岁士官指挥灵活、勇敢并且办事十头金毛吼干净利索。

这就是我们大概的故事。我坦白地跟你说,在我的直接领导下,一切都发生了,并且最后我的热情冷却了,因为出发前往别墅妨碍到了事情的执行,而一切比两周前要成熟多了。当前皇帝知晓了城内叛乱时,其侍从中的年轻女人们阻挠他听从老元帅米尼希的劝告,后者建议他立即动身前往喀琅施塔得或者带着少数人去部队(驻地),当他乘坐大桡战船出发前往喀琅施塔得时,城市已经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多亏了塔雷津海军上将的尽职尽责,当杰维耶尔[viii]将军代表皇帝,第一个抵达那里时,他下令解除了后者的武装。一名港口驻军军官亲自上阵威胁这位倒霉的陛下,将向大桡战船发射实弹。最后,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整件事情与其说是预先安排好的,不如说是一场奇迹,如果上帝不曾插手此事,那么这么多正合人意的巧合就绝不会发生。

我收到了您的信... 定期的通信尚且总是受到诸多不便条件的限制,而我必须千般谨慎万般小心,而且我没有时间写会招来祸事的情书[ix]。

我非常压抑......我无法告诉你这一切,但这是真的。

为了您和您的家族,我将以这种坚定的信念倾其所有。

我得八面玲珑千般谨慎,同时又感到肩负着整个政权的重担。

要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源于(俄国人)的仇外情绪;而彼得三世自己都被人看做是一个外国人。

再会,这世上总是充满了千奇百怪的状况。

1762年8月9日

[1]荷尔斯泰因公国是欧洲历史上的一个小公国,它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的领土,它的国土位于现今德国北部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内以及丹麦的南日德兰郡。

[2]奥尔洛夫兄弟共五人,按照年龄快播先后依次是伊万、格里戈里、阿列克谢、费奥多尔和弗拉基米尔,五兄弟中除了最小的弗拉基米尔没有参与政变外,其余四人都参与了。叶卡捷琳娜二世并非与五兄弟都有染,一般认为成为她的入幕之宾的是格里戈里和阿列克谢。

[3]这里指的是排行老二的格里戈里。

[4]彼得宫()又称为夏宫,位于圣彼得堡市的西南近郊,因曾经是彼得大帝的避暑行宫得名。由于其建筑豪华壮丽、喷泉和雕像众多,夏宫被人们誉为“俄罗斯的凡尔赛宫”,每年都有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数百万游客来此地游玩参观。

[5]指彼得三世

[6]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叔叔

[7]即伊万卢基扬诺维奇塔雷津(, 1700—1777) — 出身塔雷津家族的俄国海军上将,是叶卡捷琳娜时代枢密官亚历山大费奥多罗维奇塔雷津的叔叔。

[8]即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戈利岑( , 1718—1783) — 出身戈利岑-米哈伊洛维奇家族的俄国元帅。他是叶卡捷琳娜二世时代为数不多的被授予了圣安德烈勋章的人之一。

[9]即安德烈瓦西里耶维奇古多维奇( , 1731 —1808年6月24日),彼得三世的宠臣,上将,他是俄国元帅伊万瓦西里耶维奇古多维奇伯爵的长兄。

[10]即米哈伊尔利沃维奇伊斯梅洛夫( , 1734—1799),出身伊斯梅洛夫家族的中将,深受彼得三世的信赖,但他在宫廷政变时改换门庭并且劝说彼得三世投降阴谋者。

[11]即叶卡捷琳娜罗曼诺夫娜达什科娃( ,1743年俄历3月17日——1810年俄历1月4日),未来的叶卡捷琳娜二世女皇的闺蜜和战友,她积极参与了1762年的宫廷政变。叶卡捷琳娜二世登基后,由于达什科娃公爵夫人在政务上并没有起到显著作用,女皇渐渐与她疏远了。

[12]伊万伊万诺维奇舒瓦洛夫( ,1727年俄历11月1日——1797年俄历11月15日),俄国政治家、侍从将官、伊丽莎白彼得罗夫娜一世女皇的宠臣,慈善家。莫斯科大学和美术学院的创始人。帝国科学院名誉院士,科学词典的编纂者之一,他不像自己的叔伯兄弟那样拥有伯爵爵位。

[13]费奥多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希特罗沃( , 1740—1774年6月23日),出身希特罗沃家族的俄国军官和御前侍卫。1762年宫廷政变中叶卡捷琳娜二世的战友之一,而他在1763年反对奥尔洛夫兄弟的密谋中举棋不定。

[i]伊丽莎白罗曼诺夫娜沃龙佐娃( , 1739—1792年)兽人之肖墨彼得三世的情妇,俄军上将罗曼伊拉里昂诺维奇沃龙佐夫伯爵的女儿。

[ii]荷尔斯泰因-戈多普的格奥尔格冯吕德维格(Georg Ludwig von Holstein-Gottorp,1719年3月16日—1763年9月7日),荷尔斯泰因-戈多普公国的王爵、俄罗斯元帅、俄罗斯君主的外戚:彼得三世的叔叔和叶卡捷琳娜二世的亲属(母系)。

[iii]丹麦驻俄罗斯大使。

[iv]彼得波格丹诺维奇帕谢克( , 1736—1804年),曾是近卫军普列奥布拉热尼耶团的一名上尉(-是18世纪俄国近卫军中的8级军衔),后来担任过白俄罗斯行政区的总督、宫廷高级侍从,最终军衔上将。

[v]即基里尔格里戈里耶国学常识1000题维奇拉祖莫夫斯基伯爵( ,1728年3月29日——1803年1月21日),扎波罗日军最后一任盖特曼(1750——1764年在任),俄军元帅(1764年晋升),他曾担任俄罗斯科学院主席长达半个世纪(1746—1798年)。拉祖莫夫斯基伯爵和公爵家族的创始人。

[vi]米哈伊尔尼基季奇沃尔孔斯基(, 1713年俄历10月9日—1788年俄历12月8日),曾是近卫骑兵团的一名中校,后来成为了俄军中的一名上将。

[vii]费奥多尔谢尔盖耶维奇巴里亚京斯基(, 1742年—1811年),曾是普列奥布拉热尼耶团近卫军中尉,后来的总宫内大臣。

[viii]彼得安东诺维奇杰维耶尔( ,1710—1773年),安东马努伊洛维奇杰维耶尔(彼得一世时代的圣彼得堡的首任警察总监,侍从将官)的长子,伊丽莎白一世女皇时期的俄罗斯帝国陆军中将,在七年战争中表现出色。彼得三世时期,晋升上将,并成为了皇帝的侍从。

[ix]billets-doux 情书(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