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年间,山东某县有户关姓人家,儿子去田间割草,不料黄雀一去不复欣恒源返,莫名失踪。农村一家有事,全体出动,关父与左邻右舍一同寻找儿子,偏偏邻寂寞的女人居冀收没有去。冀收与关家既无新仇,又无旧冤,平日两家也是往来密切,关系不错,冀收没有去,令同村不少人心生疑虑。

同样让人怀疑的是,关父晚上有事出门,竟撞上冀收,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冀收竟在关家门外偷听。更出人意料的是,冀收一发现关父出门,便急忙溜之大吉。关父大惑不解,询问冀收究竟想干什么,冀收回答说是请关父去看看地。黑天半夜的看地?即使看地,也应该直接光明正大登门说明,为何鬼鬼祟祟,瞅见关父出来,就立即仓皇逃走?

令关家族人生疑的是,冀收家的祖坟新填了土,像是紧张赶忙添上的,影影绰绰,新添的土形状就像埋了一个孩子。关父念念不忘,在冀收家祖坟附近左顾右盼,越看漠道难度越觉得埋的就是自家的儿子。经仔细寻找,竟发现冀家祖坟新添的土中夹杂有一条线裤带,正是自己失踪儿子的,关子的裤带为何埋在冀家祖坟上面?关父据此怀疑是冀收杀害了自己的儿子。

按清代律法,擅自刨人祖坟者,均会科以重刑,且按风俗,此举非但令人不齿,难容于同村同族,亦算与被刨人家结下不共戴天之仇,一般人非是血海深恨,断断不会去干这种事。关父据此向地保报案,为息事宁人,地保建议冀收赔偿关家五十两银子,条件是关父不要报官。冀收沈沛琴在关家答应不报案后,并未如数给够银两,只给了十几两。

远亲不如近邻,关家还耐心等冀收给银子,地保却等得不耐烦了,直接将案子报到官府。知县潘相接报后,非常仔细地讯问了关家的我老婆未成年具体情况。查明关某夫妇四十七岁,只有一泰国签证,白银价格,女总裁的贴身兵王个儿子关模,关模有两个妹妹,分别八岁、六岁,并且查明关模外出割猪草时的穿着、铲草筐子、幻影前锋镰刀的特征。

冀家祖坟虽距县城有七十里之遥,知县潘相还是派人悄悄到冀家祖坟详细勘察。坟墓上面新填的土并不厚,中间竟真的有关模的裤带。惊喜的是,在坟墓上面新填的土里找到一只小孩的鞋子。为辩明真假,潘相让人先另外找了四五只小孩子的鞋,让关模的母亲辨认。一看到其中从冀家祖坟找到的鞋子,关某的妻子就大哭不止,说就是自己儿子的鞋子。对于其它央吉玛老公的四五只鞋子,经过辨认,关模的母亲都说不是儿子的。

查明初步证据,潘相一不做,二不休,将冀家祖坟刨开,竟然真的发现关模的尸体,头部血迹斑斑,有g1005砖头打击的痕迹,两者对比,正好吻合。关模的尸骨为什么会埋在冀家的坟墓上面?结合前述证据,冀收的作案嫌疑十分明显,被捉拿归案后,面对人证物证,冀收无言以对,只能老实坦白。

原来,冀收有天看到关模独自在外割猪草,穿得很是单薄,就想调戏关模,但关模坚决不从。冀收不肯罢休,将关模推倒在地。老鹰扑小鸡,关模怎么是冀收的对手,冀收对关模实施了强暴。发泄完毕,冀收不知如何收场,关模却义愤填膺地说,要告诉自己的父亲收拾冀收。本来,强奸男孩是见不得人的重罪,关模告诉其父亲,岂不惹下祸端。无毒不丈夫,冀收想到杀人灭口,随手拾起砖头将关模连续打击,不过几下,小小年纪的关模就一命呜呼。

夏天庄稼茂密,冀收将关模的尸体扔在地中,后又趁天黑埋到自家祖坟,又在上面添了土,没想到欲盖弥彰。他做贼心虚,到关家偷听时,被谈谈心恋恋爱第二部关父撞个正着。别人在帮关家寻子时,冀收因为怕人发现而不敢到场,反90342桃而成为秃头的虱子——明摆着,因受人怀疑,便试图隐瞒罪证,将关模的衣服塞到自己家的玉米地里,还是不能逃出潘知县的审慎仔细,案子就此告破。

天有不测风云,代理知州向关家索贿不成,暗中教唆冀收翻供。当时,没有指纹鉴定技术,只有冀收的口供,冀收翻供后,案子一时陷入僵局。但奉命复审的知县张东不肯罢休,又开堂审理,初审的知县潘相也到场旁听。冀收的父母因此事倍感家门不幸,便当堂唐唐嘻游路破口大骂儿子:“青天大老爷既未对你刑讯逼供,都是你自己当众亲口承认,作出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也罢了,为何出尔反尔翻供?”

冀收无言以对,只得老实坦白,说是代理知州教唆的,代理知州得知不肯罢休,潘相即让书吏将冀收的原口供与后来的翻供用红笔标出上报。代理知州担心露馅,妄称冀收是强奸关家的女儿未遂,被关模看见,冀收方才杀人灭口朱容墓。

潘相据理力争,分辨说关模没有姐姐,只有两个妹妹,一个八岁,一个六岁,山东按察使孙廷槐接报后,称赞潘相办案审慎细心,否则奸人救君缘难免逍遥法外。最终,冀收以杀人抵罪,而代理知州以索贿并窜凶班纳布斯教唆翻供之举,撤职从重拟罪。

乔木君曾在上个月26日发的《李虎娃拒奸杀人案》中钢托支架设计样品,曾提过“有清一代,能否判别杀人者所提出‘拒奸’理由背后是否还有隐情,始终是办案的难点”,虎娃拒奸杀人一案的真相是当日虎娃撞见母亲杨氏与雇工彭某的私情,激愤之下,杀“奸夫”灭口,而讳言母亲的“奸情”,报官时声称是自己拒奸杀人,是虎娃不惜为死者偿命,也要保全母亲的名声。而关模拒奸被杀一案,即在于确系真奸。

关子莫名失踪一案,就此了结,让人不禁想起忻钰坤导演的悬疑电影《暴裂无声》。里面三个人物,三个阶层,姜武饰演的上层煤矿老板昌万年,袁文康饰演的中层律师徐文杰,宋洋饰演的底层农民工张保民,故事围绕着张保民丢失的儿子展开联系,有钱有势的矿业老板昌万年为躲避法律的制裁,买通律师徐文杰作伪证,计划顺利完成后昌万年给徐文杰50万美金作为酬谢,可两人谈成时,昌万年自己手欠射杀了一个乡下放羊的男孩,也就是张保民后来苦苦追寻的儿子张磊,两张嘉译前妻杜珺照片人事后将男孩藏尸山洞,并将此事强力隐瞒,当然电影最终有字幕提示二人被绳之以法。

本以为无声指的是哑巴张保民寻子的一系列过程,宋洋在微博里写道,导演忻钰坤想让他演一个没有主角光环的主角。的确,张保民没有任何主角光环,甚至他是整部电影里最惨的人,虽然事件水落石出,但当他拿着再也夜染君墨皇无用的寻人启事,面前的大山轰然崩塌的时候,我们不禁扼腕叹息。再努力的斗争也找不回儿子的尸骨,母亲抱彪言彪语着羊羔撕心裂肺的哭泣也唤不回儿子的灵魂。看到结局昌万年和徐文杰面对警察的询问皆保持沉默时,恍然发现,三人在面对真相时都是无声的,昌万年不肯说,徐文杰不敢说,张保民说不出。

很多看过《暴裂无声》的观众,发觉916事件整个电影整体基调非常压抑,乔木君也感受到一种极强的无力感,看到丑恶的事实逐渐被揭露,观众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替张保民哀愁叹惋。与上述山东奸杀案相较,不同之处在于,透过同样的寻子之路,后者最终水落石出,而电影结尾,导演妥协于现实社会的“破案”字幕,让人心头分外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