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听故事时间。这一个系列里,“愉见财经”会呈现我们身边那些平凡的金融人,他们最真实的生活。上周,心君给大家讲了他自己的《金融民工奇幻漂流记》,本周来讲他的朋友小A。

小A属于那种70分美女,五官拆开看都不精致,但组合在一起有股勃勃生机,显得神采飞扬。小A的性格和长相很搭,在大学时期就属于学霸级。

2008年硕士毕业后,主见很强的小A不顾劝阻,放弃了北上广的工作机会,为了爱情留在了厦门。

小A爱上的是自己的硕士班同学,翔安极为偏远地区农民家的儿子,家里耗尽全家之力供出了一个研究生,幸存者的钱袋到操斯特朗照明办婚礼之际,已经捉襟见肘。

小A豪气,自带20万嫁妆,嫁了。

一、

到了男方家,公公婆婆对她,都不是一个“好”字足以形容的,简直当她是恩人,像菩萨一样供着。一开始她依照着当地的习惯,还想找几件家务事做做,结果公公婆婆是万万不让她做。她过上了“吃个苹果都有人削好皮切好块送过来”的生活。

刚开始她不太习惯,时间一久便也安之若素。家里大小事情都不用她操心,她只管上班就好。

小A带着“下嫁”的优越感,生活过得轻易。一家人小事上虽难免有点磕磕碰碰,但对她总有几分相让,一两年就这样安生地过来了。

但总和公公婆婆一起住,小A感觉还是不自在。她想买房。可那一年厦门的房价已经升温,就算夫家是当地土著,小两口靠职场新人的收入,还是没有能力负担起岛内的一套房。

丈夫狠狠心想做出点成绩,考上了泉州的某个显口的公务员,走了。刚开始夫妻俩还尝试两地分居,后来两人都有点受不了,小A一咬牙也追随去了泉州,找了个当地三流大学讲师的工作。



但并不多酒道网久,小A的感受就有些变化了。

“婚姻有时候真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小A讲到这里,鼻子里出了一口粗气。“原本我们都在企业上班的,在公司里都是小喽啰,家里又有老人照顾周全都是饭来张口,我桑林未晚俩自然是夫妻恩凯蒂芬爱和睦。可是自从他当了公务员,感觉好起来了,‘膨胀’赵碧琰了。”

泉州虽然发达,但好的职位就是公务员和自己当老板,最菜的就是无权无势的。老公越来越经常晚回家,问起来,理由无非“应酬”二字,多问就不搭理了。

当然小A芙蓉镇读后感心里也明白,男人应酬可能是有应酬的猫腻,但也有应酬的好处。好处就是,不久后,某个曾经借过她老公光的朋友,推荐了个项目给他们,一年居然就赚出了10万块。她老公开始嘚瑟吹嘘,说小A当年20万的嫁妆,也就是区区两年的事儿。末了还顺便嘲笑白姐免费图库了一下小A拿的个死工资。

在泉州,小A开始做家务了。虽然心里不舒服,但家总是要有人打扫的、也不能餐餐都吃在外面,她经常自我安慰,心里说我这是为了自己住得舒服、吃得安心。

三流大学讲师工作相比丈夫的出差和晚归,实在是闲得会慌,小A需要一个孩子来获得另一种成就感。她生了个女儿。

她依旧不愿放下“下嫁”的优越感。即便做家务时,她也认为这是自己的恩赐;即便丈夫事业越来越有起色,她也认为这些都源于自己管理好家庭的莫大支持,和自己“旺夫”的功劳,理所当然认为这些收入里她才是幕后功臣。

尽管有时候她也感觉这些优越感像一张被扯得快要撑破的皮,趔趔趄趄东覆西盖着她隐隐的失落和不安。但总归好感觉还在。

直到2015年。

二、

2015年的某一天,小A的公公婆婆打电话来告诉了他们一个好消息,可是这个好消息却让小A在开心之余,竟有落魄的感觉。这是小A其实难以接受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在家里最后的一丝骄傲被打碎了。

万科在公公婆婆厦门乡下的家附近拍了一块地。按照面积算,翔安家5层破土楼就有2000万,这还不算没有被征用的耕地。同村里的一个远亲刚好拆迁,分了好几套房,还有500万现金。

村里有传言,公公婆婆那个地儿不出几年也会轮到拆迁。

果然是穷人翻身靠动迁。难怪有一个段子说,过年时家门前写个什么字最显富贵?答案是:一个大红圆圈里写个“拆”。

小A倒吸一口冷气。这么一算,公公婆婆的资产,至少得有4000万!



从那一天开始,她的心理就有了落差感。虽然表面上依旧是一团和气,但现在公公婆婆来泉州看他们住在家里,她也要忙里忙外了。以前婆婆提起想再要个孙子,她总会觉得老年人不应该敏迪程控交换机干涉她的自由,因此爱理不理,现在,她也变得有点唯唯诺诺了。

毕竟,面前的那可是一边伯贤银发冷酷帅照位千万富翁啊;毕竟生个儿子,是要继承这千万资产的……

如果换了别人,这样的生活也算是嫁准了潜力股,可以知足地去备孕二胎了。可是小A个性要强,不愿意让人觉得自己是夫家的附庸,她可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正巧,她的一个老领导去了一家企业几奥斯达蓄电池年搞上市后,觉得在这一行已经颇有心得和人脉,准备下海创业搞投资,专注新三板市场。老领导缺帮手,并看好小A骨子里有的一股冲劲。

老领导找她谈话,100句话里就1句,深深打动了小A:

“过去十年,是房地产的黄金十年;未来十年,是股权的黄金十年。错过了房地产黄金,就不要再错过股权黄金了。”

“房地产的黄金十年”这句直戳小A心扉,公婆家就是捡到了黄金;那她,也要向着自己的黄金而去了。那一阵子股市正在暴华克金是什么涨,一切似乎都应证了老领导的判断。

那日小A兴冲冲满面红光。和老领导谈完双性受回到单位,她开启电脑点击WORD文档,抬头写上三个大字:辞职信。

三、

小A要把自己梭哈下去。

换上一身黑色西装套装,小A照照镜子,感觉满意。从现在开始,她可是一个搞新三板、搞股权投资的金融女了。



老领导靠关系,在一栋政府拥有的办快嘴高贱翔公楼内,拿了低价的房租,这投资公司就算是办起来了。

上班没多久,机灵的小A就摸清楚了老领导的套路。他因为一头曾在上市办有过些关系,另一头和外地的投资机构,比如天星、九鼎,以及福建的红岭、海富之类的,都算是能搭得上话,于是顺理成章的,他们做起了既赚FA、也挑单子投资的活儿。

有的企业想挂新三板三老头袭臀;还有的,是已经到北京新三板敲完锣了,苦于没法给自己抬身价。这时候,关系,和资本,就是老板撬开客户的两大要害。小A虽不完全懂这其中的道道,但感觉老板还真有两下子,签完FA后,真能搬来九鼎、天星这些在当时的小A看来算是“高大上”的资本,还能找来长城、中信建投、中泰证券这些新三板业务做得火热的券商持续跟进。

大资金天上飞,一个FA就能雁过拔毛1.5%、2%。“那一年真是数钱数到手抽筋。”小A说。

作为领导的“助理”,小A自然没有缺席各种重大场合:签约、拍照、招呼客人、微信号宣传、逢年过节公司对外宣传的易企秀制作,都是小A在里外忙乎。

那段时间的小A开始春风得意:去食品企业,周宏宇拿了好几礼盒的点心;去鞋服企业,回来车后备箱装了好几双鞋,总之很少空手而回的。这段时间,新生的名词在她脑子里飞速积累:“私募做市”、“中国的纳斯达克”、“PE上市”……小A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



兴奋,还在于她能跟“做了公务员就眼睛长到脑门上”的老公较上劲了。“你会应酬晚回家,我也会晚回家啊;你见了大世面,我也是啊;你身边有点官官商商的,我身边还有资本大佬呢。绝品天医吴磊”

只是说起女儿,小A的神色里有一丝黯然。

四、

不过当时的小A已经顾不上思考这些。有两件事情,让小A深受蛊惑。

第一件事,让小A感觉老领导“活像资本市场里一条蛟龙”的,是公司募资成立一个有限合伙基金,入了某福建当地企业的股权后,翻身成功挂牌,之后继续增发。在整套方案的最初,老板自己掏了一笔钱入了最低价的股权,之后在二级市场卖出。2015年的新三板,流动性尚未恶化。

第二件事,是2016年的时候,九鼎旗下九州证券的人来到办公室,拿出宏图伟业的PPT。小A其实听不到太核心的内容,作为端茶倒水和整理文件的助理,她只听到那几个穿黑色西装的人说:“我们投前估值500亿,之后上新三板估值1000亿。”

当天星的那些刚毕业的小年轻来到自己身边,然后由自己带着去各个新三板公司,看着他们在现场对自己熟悉的企业评头论足,最后给出惊人的估值,并以惊人的速度入股……小A眼睁睁看着股价真的可以像火箭一样向上走,她傻眼了:“钱就在自己面前啊,为什么不伸手?”

这些案例让小A悟出了一个真理:下等赚钱靠计件工资(不管是出卖体力还是脑力);中等赚钱靠管理(团队干活自己拿钱);上等赚钱,就是资本的力量,钱自己能生大钱。

“人无股权不富。”老板教给了小A一个口诀。小A曾拿这句话当撬动财富的密码,未料最后成了一句诅咒。

终于有一天,某新三板企业要做股权转让。小A和他们是在这家公司的年会上认识的,在她看来,这公司肯定经营良好、阔绰、大有前途。因为那次年会上这家公司奖品的大手笔,让小A记忆犹新。

当然,这家企业是来找小A的公司的。但小A知道,这对她而言,也可能是出手的好机会。



小A给了自己若干看似“专业”的投资纤夫的爱,上海大学排名,商业计划书原因。

第一,她和同事去过那公司几次,听那公司自己测算,假设融资不成功,利润每年也有20%增长,因此是非常值得投资的企业。

第二,对方还说,要赶紧行动了,因为天星资本已经率先打头冲进去了。

价格给的不低,7.5元/股,对比做市商给的价格4.2元/股,高了不少。做市商也因此提高了拿票的价格。

第三,在小A还有一丝犹豫之际,恰逢那公司半年报发布,账面上看,盈利喜大普奔。

那公司对小A的老板说:“你们也有钱,要不入一点股?7.8元/股。”

老板表面上说着好好好。小A看到机会如此诱人,实在坐不住了,不跟老公商量,就把家里账上活期可以动的50万取了出来,投了!股票在二级市场通过转让获得。那一刻,她想着这笔钱,是会翻番呢,还是某一天甚至会多出一个零。

与此同时,他所在的公司,拿着从投资人那里募来的钱,也投了一点。

但小A投完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为什么,常常在外鼓吹这企业的老板,可以拿募来的资投,可以看着小A投资默不作声,甚至看到他自己的亲戚投资也默不作声。但他自己竟然分文未掏。这和他之前一贯会用自有资金先抢投好项目的做法不同。

五、

小A的隐忧开始发酵。果不其然,这新三板的票,自从转让完成后,价格就开始缓缓下跌。但让小A觉得有一丝安慰的是,老板还对大家说:“不要慌隆林山歌嘛,我们预计年末有一个反弹。”

小A后来回忆说,那一瞬间,她选择了坚定地信任。

可是大家等来的是剧情急转直下。这家公司的年报发布,下半年直接报亏500万!

“上半年势头喜人,下半年就陷入亏损,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小A摇着头说,你不觉得这种报表变化,就像男女的婚前和婚后?婚后就不用再掩饰自己的不足,可以露出肥大的肚子,丑恶的嘴脸,反正木已成舟。

再往后,这家公司财报越来越差,股价逐渐滑落,再也没有反弹过。直到摘牌。

小A瞒着丈夫取出的50万,厂加人换来了一个数字,一个不会动的价格,以及直到最后的企业摘牌,数字失效。暴富的欲望没有了,只有颓唐的日常生活,以及靠掩饰躲躲藏藏了一阵子之后,只能向丈夫坦白。

原本期望赢得更高的家庭地位,反而一落千丈。

小A找到了老板理论,但老板的话让她的心直接寒到冰点:“不要找我,和我没关系,那是人家公司,不归我管。”小A勃然大怒,心里一句国骂。



但她冷静下来也知道,老板是帮忙说话了,老板虽然有可能怀疑过那公司,但初期说不定也被忽悠了,才会决策接下那个单子。不过,那投资的钱老板没碰、公司没碰,就算老板软下来,也不过是道义上说声对不起,法律上,他的确可以撒手不管。

同事们劝小A,别闹了,闹了也没任何法律证据,钱也拿不回来了,好好工作吧。多做一年,50万也就在工资里回来了。

但此时的小A,已经像一个瘪掉的皮球,再无干劲。再加上那一年之后,大环境也开始不好,公司拿着投资人的钱投了几个企业,也出现亏损,而原来的现金奶牛业务FA也日渐难做。

2016年下半年后,新三板募资就已经很困难了,定增几乎没有成功可能性。倒是一群带着神秘资金的人主动找上门来,比如恒普金融的股权质押、融信租赁的机械设备的融资租赁、神秘深圳大佬的快速放款的资金等等,说给企业股权质押,给中间费用1.5%。

小A这次长脑子了,她已经能明白,这就是单纯的资金生意了,掮客的活。而这些,早已偏离了她加入这家公司的初衷。

和前两年前的某个下午一样,她再一次回到了自己办公室,开启电脑打开WORD文档,敲下了三个大字:辞职信。

随后给自己婆婆打了个电话:“妈,你上次说有个二胎生男孩儿的民间偏方,是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