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贾秀林

来源:乐亭文化研究会《读乐亭》杂志||防盗版标记:今日头条号:乐亭故乡人

题图来自网络,仅为配图,和本文无关

从民国乐亭县志中可以见到,在当时的城关四街,设有医院八家,城乡四镇设药房五十多家。知名于时的医生,上至皇家的太医院院判,医学训科,以至工于内科、外科、正骨、针灸之人,闻名于世者,就有十八人之多,可以说医者与医术,皆是独树一帜。

乐亭县的医者之多,与文人之多是紧密相关的。时至清朝末年,国家废除了科举,文人失其所望,因此多弃文而为医。通天地人之谓医,为文与为医理无二致。学文之人因其有五经四书的基础,再学为医的《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其成功者为易,故于清末民初之时,弃文为医之人很多。

医有家传与从师之分,如清代乐亭籍的御医张仲元,就是父亲张俊元传授的医术。医不三世不服其药,这是旧社会患病寻医的口头语。但是弃文为医的,一般说来没有这个条件,但因学文之人大多家中我的世界指令大全,邰正宵,逍遥游有钱,他们能够请来一位老师,在家中专门教其学医,所以照样能有其所成。

乐亭位居渤海之滨,流行病最多,春季感冒、温病流行。夏季脑炎、肠炎泛滥。秋冬两季传播伤寒,再加上天花、麻疹、疟疾的互染,他们怀着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理想,行走于城乡之间,给当地群众治病救苦,而受到人民的尊敬。

在汀流河镇恒盛药房坐堂的周汉杰,就是已经考中了秀才,复又弃文为医的。乐亭城内的赵子彦,在县城西关开设大来新诊所,因其有文人的名声,故与当时的县长张树森很是相契。并和县内名画家严柏年结为挚友,受其熏染,亦精于书画。在他的画作中曾题有:“不为商贾不种田,不爱吃喝不爱钱,写字作画为乐事,处方看病是有缘”。压角的图章为“医家余乐”四个字。从题词和图章中可知,是一个心情开朗的人。

清朝以后,时代有了变易,西医的知识传入了华夏。新时代的学生不谙于古文,难入其妖周泰门径。中医已经是岌岌永久地址可危,亡在旦夕了。一直到了解放初期,虽然有的中医仍然门庭若市。但是他们的年岁已经老了。

县中医学校的成立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为了继往开来,成立了五个中医学院。这给我国的中医事业,点燃了复兴的火花。但是这些国家培养的少数中医,大都安排神级升级系统铁钟于大城市和大医院,县城内的医院虽然望眼欲穿,无论如何申请,也总是分配不到的。

时至1958年,全县的中医更少了,有的诊所只有药而独叶岩珠无医,这给乐傍上将军生包子亭的卫生工作,造成了一定的困难,大跃进时期,全县各单位各部门,都在三面红旗的指引下放起了卫星。县卫生局适时提出,成立一个红专医学院,这个意见与毛主席“中医是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的精神是符合的,因此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批准,学校于1958年春季筹备,夏季开学。虽然成立这个学校,是当时工作中的冒进,却给乐亭的中医不足填补了空缺,并对以后的中医院建设有所裨益,这个功绩,与当时的三位老大夫有很大关系。一位是当时任职县医院副院长的张心一,一位是县医院中医科医师崔施久,一位是城关医院中医科医师赵云樵。

一、张心一校长

张心一,徐家店乡双庙村人,幼年时从本村一位老中医学习医术。当时中医经方派的学术盛行于时,承淡安、曹颖甫、鞍海快客祝味菊等人的著作大受欢迎,他不惜重资,从南京上海等书店购买书籍,埋头于学习中医经典,深得其中三味。学成后参加河北省汇考,并列第一,为全省中医之冠。

1934年,在本县胡家坨镇,开设“源记”中医诊所。以善于治疗结核病、妇女病闻名于时,诊病用方,佘北浴场稳而且准,效果显著。1935年当地李某之妻,患胸中积水,为医所不治。经其诊后,用十枣琅嬛府主汤方,得大泻七八次,先为黑色便,后为水样便,泻后即愈。李某之母,数日不食,命在倾刻,与四逆汤服之,乃得复生,因此名声大振。1947年解放大军南下,部队中缺医少药,乃毅然从军奔赴江南。

全国解放后,国家安排他去遵化县从事卫生工作,因家中子女多,不愿身赴外地,由县卫生科任命为汀流河卫生所长。后调任为县医院副院长,县红专医学院院长。他的临床经验,经过整理,由他的学生汇集成册,于一九七九年出版,给中医的执业人员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他在教学时经常和学生讲:中医学术历史悠久,再加上地域广阔,古医书历代相传,浩如烟海。当前存在着一个如何继承与整理的问题,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任务是相当繁重的,其中有一个不断认识,不断发展,不断提高的过程。对病理的认识昭和枯草哀歌,对药物的认识,都是随着经验的积累而日趋精确。中医确实有它独到之处,其疗效在国际上也是受到尊重的。前人成功与失败的教训,都是我们的财富,有的人瞧不起中医,只能说他们自己无知。他的这些话至今仍然很适用。

张老于六十年代末退休,1993年辞世,春秋八十有五。他一生致力于中医事业,终日手不释卷,能起膏肓之疾。善治疑难之症。如气管炎哮喘,血栓闭塞性脉管炎,结石病,不孕症等,皆能应手而愈,为其平生之所长。

二、崔施久医师

崔施久医师,于1935年毕业于北京孔伯华创办的中医学院,当时孔伯华是全国知名的中医,北京群众称孔伯华、萧龙友、施今墨、汪逢春为“四大名医”。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社会上出现了“中医学术既不科学公公偏头疼,理论又极荒谬”蒋瀼,把中医贬的一无是处。引起了广大中医的不满,于是在报刊上展开激烈的论战,1929年汪精卫任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院长,于“中央第一次卫生会议”上,抛出了一项“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的提案,激起了中医药界和全国人民的公愤。孔三星n89伯华先生当时被推选为华北中医界代表,奔赴南京进行情愿,迫使其不得不收回成命。

经过此次激烈的斗争,孔伯华深感只有提高中医质量,才能获得广大人民的信任。于是协同萧龙友先生在北京创办了一所国医学院,聘请当时第一流的专家如瞿文楼、姚季英、周吉人、陈慎吾、赵树屏等任教,而崔施久医师正是该校的第一期学生。毕业后回乡为医,解放后受聘为县医院中医科医师。1957年秋季,河北流行乙型脑炎,由石家庄向前海速贷通北蔓延,乐亭境内病人逐渐的增多,县卫生科组织医护人员下乡,宣传预防知识。崔施久医师发挥了中医治疗乙型脑炎的专长,把性命昆特沙濒危的病人,一个接一个从死亡中挽救回来。他说:学医必须精,不精就不能弄懂治病的道理。记了几味药,背了几个方,就冒冒失失地去治大病,这是容易误人的。又说:不仅要精,同时要博,只有渊博才能弄通医中的奥妙。如水理肌不知病之所在,模棱两可而治之,病未除而命先尽矣,这些话足以体现先生的治学精神。他所以能够起死回生,这于他的精益求精,多闻博识是分不开的。

三、赵云樵医师

赵云樵医师,乐亭汀流河乡赵家坊子村人,其兄赵子彦为县内名医,赵老继承兄业,待人接物和蔼可亲,因其医术高明,时常门庭若市。解放后参加了城关联合诊所,1958年受聘于唐山工人医院,六十年代末退休,他的学生史锦生,继任为工人医院中医科主任。199收束之地1年去世,享年104岁。

赵老医术精湛,闻名于县市医界数十年,尤其是他的祖传秘方甚多,凡当地穷人治病困难者,每授之以偏方与秘方。曾有一病人患肾炎水肿,百治不效。赵老教其用土狗烤干研末,与蛋清合煎,日服两次,服后其病竟愈。他的治疗哮喘偏中航冲击压路机方,海浮石、柏树叶、麻黄、甘草各三钱,红枣七个。前四味用水煎服,服后再吃红枣。这个方子很是有效,曾流传于当地达数十年。

赵老一生崇尚时方,解放前的中医用方,有时方与古方之分,当民国初年古方派兴起,大诋时方药味清淡,先生说:“此一时,彼一时,古方药味辛热,易动相火,而金元四家之朱丹溪,谆谆告诫,勿妄动相火,而伤于人之阴液,在用方时须当深思”。曾有一位病人,患小便不通数年,各处求医,治皆不效,赵老观其所用方,皆属辛热动火之古方,乃毅然改与甘寒滋阴之时方,只服一剂,其病立愈。这些因时用方之窝里秀卓见,实属难能可贵的,由于他在治病时不泥于一说,因此疗效显著。更由于深通《内经》调神之法,善于养生,故得年逾百岁,所谓进能爱人知人,退能爱身知己,正是一位中医应有的品德。

以上的三位医师,为乐亭县内解放前后最有贡献,最有名望的人。张心一当时身为政协委员,时常参议政事。崔施久解放后在县医院任职,治愈了数不尽的危急大病。赵云樵继承兄业,名望素著japanesetube,受到上级医院的招聘。他们的一生,皆可作为后代中医的典范。

(作者贾秀林,退休老中医。)